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

浓烟中断球赛 C罗发声 亚马孙林火咋烧得那么猛?

发布日期:2019-09-16 06:16   来源:未知   阅读:

  8月25日,巴西足球丙级联赛B组第一阶段第18轮,阿克里竞技主场迎战卢韦尔登塞体育。阿克里竞技的主场叫森林竞技场,位于巴西阿克里州首府里奥布兰科。近几周的亚马孙森林大火,也使里奥布兰科受到影响。

  由于森林竞技场附近有人点火焚烧森林,浓烟飘进球场,阿克里竞技与卢韦尔登塞体育的比赛只踢了6分钟就不得不中断。7分钟后,浓烟散去,比赛才重新开始。最终,阿克里竞技3比2击败卢韦尔登塞体育。

  亚马孙的大火烧个不停,就连国际足坛巨星C罗都看不下去了。8月22日,葡萄牙巨星通过“脸书”个人账号发文:“亚马孙森林制造了世界上20%多的氧气,最近3周一直在燃烧。帮助拯救我们的星球,是我们的责任。#prayforamazonia#(为亚马孙祈祷)”

  今年,亚马孙热带雨林为何大火烧个不停?围绕亚马孙林火爆发了一场国际危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巴西和西方国家到底谁对谁错?

  亚马孙森林是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总面积约有550万平方公里(约6亿公顷),跨越巴西、秘鲁、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圭亚那、苏里南和法属圭亚那等9个国家和地区,有一半多位于巴西,主要集中在亚马孙、阿克里、玛瑙斯和帕拉等6个州。

  亚马孙森林号称“地球之肺”,它不仅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热带雨林,也是地球上生物最多样性的地区,地球上所有已知物种中有1/10生活在亚马孙雨林。到目前为止,研究人员已发现亚马孙热带雨林中生活着至少4万种植物、3000种鱼类和1000多种鸟类。

  浓密的森林也能吸收全球产生的大量二氧化碳。据科学研究显示,二氧化碳是气候变化最大的制造者。因此,保护亚马孙对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遏制全球变暖作用关键。

  此外,亚马孙地区还是巴西原住民(印第安人)的主要居住地,在那里设有很多原住民保护区。

  今年,巴西森林起火数量急剧增加。相比2018年同期,2019年,巴西的林火增加了70%。今年截至8月23日,巴西共爆发78383起森林火灾,是2013年以来火灾最多的一年,相比去年同期增加84%。巴西的森林火灾大多发生在亚马孙地区,占了60%。

  据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机构(Inpe)名为Deter的卫星监控系统所采集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亚马孙地区森林减少面积相比去年6月上升了78%,相当于减少了9204平方公里。

  而据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发表于科学杂志《自然可持续性》(Nature Sustainability)上的一篇研究报告说,2000年至2017年,由于滥砍滥伐、森林火灾和人为烧荒等原因,巴西亚马孙地区森林面积减少了大约40万平方公里,比德国一个国家的面积还要大。

  亚马孙森林起火,影响到巴西很多地区的大气质量。巴西东南部城市圣保罗距离里奥布兰科2700公里,但8月19日,受北风影响,亚马孙森林大火所产生的浓烟飘到了圣保罗市上空,把白天变成了黑夜。当天,15时过后,圣保罗的天空就暗了下去,如同黄昏一般。由于亚马孙林火,巴西的邻国巴拉圭、阿根廷和乌拉圭的空气质量也受到影响。

  7月底到8月初,巴西森林起火极多。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巴西位于南半球,正处于冬季,相对而言雨水较少,属于旱季,又由于亚马孙地区处于热带,气温又高,这为亚马孙森林爆发自然火灾提供了气候条件。

  据巴西亚马孙州政府官网说:“今年1月至7月,亚马孙州总登记1699处热源点(被卫星监测到的温度高于47摄氏度的热点,它们有起火的可能性)。在这1699处热源点中,80%出现在7月份,那个月份是旱季开始的月份。”

  巴西今年的森林火灾数量是近7年来最多的一年。由于亚马孙地区森林火灾频发,8月初,亚马孙州和玛瑙斯州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8月16日,阿克里州也效法,以应对严峻的森林火灾形势。

  接受《圣保罗州报》采访,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机构火灾监测项目负责人阿尔贝托塞特泽尔说,受强烈的厄尔尼诺现象影响,巴西亚马孙地区今年冬季比较干旱,但干旱现象发生在巴西全境,相比2018年,2019年更为干旱少雨,因此亚马孙森林火灾不能只用天热干旱来解释。

  塞特泽尔分析说,干旱少雨为森林火灾创造了天气条件,但亚马孙地区的大部分森林火灾不是由自然原因引起,而是由人为的原因造成。

  塞特泽尔说:“在一年的这个季节,没有自然火灾。所有的火灾都是由人为原因造成的,或许是偶发,或者是故意。罪过不是气候的,它只制造了条件,但点火的是人。”

  据塞特泽尔讲,7月、8月、9月是巴西的干旱季节,7月份的森林火灾一般只占总数的15%至20%,8月和9月气候更为干燥,才是巴西森林火灾的最高发月份,因此形势不容乐观。

  巴西现任总统博尔索内罗是位右翼总统,走的是民粹主义路线,“脱欧”若谈崩英宠物护照失效 狗狗去欧洲大陆要凉凉。而且敢说敢做,口无遮拦,行事没有成规定律,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气味相投,人称“热带特朗普”。博尔索内罗今年1月1日就任巴西总统,在去年的竞选期间,他就许诺为了巴西的发展,要开放亚马孙地区。

  博尔索纳罗是农场主的有力支持者,他主张在亚马孙地区放开采矿业和农业经营。此外,他还打算在亚马孙地区增加核能和水电开发。对亚马孙地区众多的原住民保护地,博尔索纳罗也认为太多了,那妨碍了巴西整体的发展。

  对于环境保护,博尔索纳罗不在乎,他屡屡采取“进攻性”行为。1月2日,就任巴西总统的第二天,博尔索纳罗就签署总统令,将环境部环境教育局并入生态旅游秘书处,把原住民土地局和巴西森林服务机构并入农业部。博尔索纳罗原本打算取消环保部,但面对反对声音,他选择后退了。

  像特朗普一样,博尔索纳罗也爱玩社交媒体,是位“社交媒体总统”。1月2日当天,他发推为自己的做法辩解道:“巴西超过15%的国土被划为原住民土地,不到100万人生活在这些与真正的巴西隔绝的地方,被非政府组织所剥削和控制。让我们团结起来,把这些巴西公民融和进来,并造福于所有巴西人。”

  上任之后,博尔索纳罗大大削减环保领域预算,预防和控制森林火灾的预算被截留了将近40%。总统大力支持砍伐森林发展农牧业和采矿业,并表示破坏森林的纵火者可能不受惩罚,巴西农场主们变得有恃无恐。有环保人士说:“在博尔索纳罗治下,毁坏森林的人感到安全,而保护森林的人感到受威胁。”

  在森林地区烧荒,可以开辟出更多的可耕地和牧场。8月10日,帕拉州农场主自发组织起来,将那一天定为“放火日”,在巴西163国道两侧点火烧荒,巴西其他地方的农场主也起而仿效。在有些地区,甚至发生纵火农场主跟森林警察对峙甚至攻击森林警察的行为。

  8月21日,接受《环球报》采访,巴西环境部长里卡多萨勒斯将亚马孙森林火灾频发归因于气温高、低湿度和大风天气。不过,萨勒斯也强调,许多火灾是故意制造的。他说:“我们看到一些地方,火灾是故意制造的,有些是偶然的。在城市,尤其是城市周边,火是故意放的。”

  博尔索纳罗认为非政府组织是“纵火犯”。同是8月21日,巴西总统说亚马孙地区的林火是打着保护亚马孙幌子的非政府组织故意放的,它们之所以那样做,是为引起注意,让人们反对和仇恨巴西政府。

  博尔索纳罗说,众多的非政府组织之所以对巴西政府怀恨在心,是因为它取消了给它们的拨款。博尔索纳罗说:“犯罪是存在的,我们得让这种犯罪不再增加。但我们取消了对非政府组织的拨款,来自国外的捐款,过去是40%拨给非政府组织的。不会再给了。我们也不再向它们拨来自公共的钱,因此他们感觉缺钱了。”

  博尔索纳罗接着说道:“因此,可能存在着这些非政府组织的犯罪行为,那是为了吸引注意,来反对我个人,反对巴西政府。这是我们正在面临的一场战争。我不是在证实,但是以我所看,存在着这些非政府组织的利益,而它们代表着来自巴西以外的利益。”

  博尔索纳罗还说,发达国家通过向亚马孙基金捐款,通过划定原住民居住地和环境保护区等手段,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他说:“划界不是为了保护印第安人,而是为了让这一区域(亚马孙地区)的大部分保持原封不动,以便将来其他国家可以来这里开发。你觉得这些国家来帮助是因为它们的心非常伟大?他不想帮助,所有人都知道在国家之间没有友谊,只有利益。我们在亚马孙地区有的,世界没有。世界人口以每年7000万的速度增长,这些人需要吃饭,需要发展。原材料来自哪里?来自这个地区(亚马孙地区)。”

  博尔索纳罗还说:“那(砍伐亚马逊森林)是一种犯罪,(巴西)政府对此不是不敏感。但我们面临一场全世界反对巴西的战争,是一场信息战。”

  巴西国家空间调查机构(Inpe)7月中旬公布数据,说今年6月份亚马孙森林被砍伐的面积相比去年同月增长了88%。消息一出,在国际社会引起巨大反响,那让博尔索纳罗很愤怒。

  7月19日,在与国际媒体记者的早餐会上,博尔索纳罗批评了Inpe及其负责人里卡多加尔旺。他说Inpe的数字是假的,与事实不符,它损害了巴西的形象,会影响与其他国家的贸易谈判。他还说,加尔旺可能在为“某个非政府组织服务”,在发布数据之前,Inpe需要事先向巴西政府解释清楚。

  博尔索纳罗说:“如果你们指控我们正在进行的和在过去做过的砍伐森林行为(确实发生),那亚马孙早已经不存在了,它已经成了一片大沙漠。至于Inpe的问题,我觉得数据是虚假的。我甚至派人去看了Inpe的负责人是谁。在公布给全世界的媒体之前,他得来巴西利亚这里解释清楚。以我的感觉,这些数据与现实不符。看上去他甚至像是在为某个非政府组织服务,这是很普遍的(现象)。”

  巴西人都不怕事儿,敢说话。针对博尔索纳罗的指责,麻省理工物理学博士加尔旺第二天反唇相讥:“我能说的第一件事是,博尔索纳罗先生得整明白,一位共和国总统在公众场合讲话时,尤其是在接受媒体联合采访时,不能像在小酒馆里说话那样。他做出的评论不恰当,没有任何根据。他不仅针对我进行了攻击,也攻击了这个国家所有为科学而工作的人。他的做法很懦夫,他想让我提出辞职,但我不会那样做。我希望他把我叫到巴西利亚,让我向他解释那样数据。我希望他和我眼对眼时,有勇气重复他说过的那番话。”

  加尔旺认为,他和Inpe本着对科学和环境负责的态度,Inpe的数据是不容质疑的,是国际社会所承认的标准。不过,胳膊还是拗不过大腿,科学家还是斗不过政客。8月2日,加尔旺被解职。加尔旺是巴西知名物理学家,是巴西物理协会主席,2016年出任Inpe负责人,他的解职在巴西科学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8月16日,加尔旺重回圣保罗大学任教。在欢迎会上,加尔旺慷慨陈词:“为了避免回到黑暗时代,巴西学术界、科学界和巴西人民不会缄口。每次当科学受到攻击时,我们都得站起来。当数据说的并不是他们喜欢听的东西时,政府总是会感到不舒服。过去,Inpe也受到过攻击,但它的数据的科学可信性总是战胜了政治,一直到现在。科学总是受到强势者的压力,它的数据很让人不舒服。但当科学让步时,对人类是不利的。”

  实际上,早在6月28日、29日大阪G20峰会之前,以德国和法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就因亚马孙林火一事向博尔索纳罗施压。

  但巴西也不好惹,博尔索纳罗更不好惹。按照原来的安排,在G20峰会期间,博尔索纳罗要跟马克龙进行正式双边会晤,但会晤被巴西方面取消。后来,两位国家元首只进行了非正式会晤。

  在德国议会接受质询时,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就像你们一样,我对巴西总统(在毁林方面的)行动也很担心。在G20峰会期间,我会利用机会,跟他清晰地讨论。我知道在巴西所发生的一切是多么悲惨。我会尽我可能,尽我力量所及,以使正在巴西发生的事情不再发生。”

  8月27日,抵达大阪参加G20峰会的博尔索纳罗做出回应:“我们也有榜样可以让德国学习,甚至在环保方面。他们的工业在很大程度上仍靠采掘煤炭,我们的不是。因此,他们得向我们学习很多东西。”

  博尔索纳罗还说,西方国家得尊重巴西,得尊重他这位巴西总统。他说:“现在的这位巴西总统不像以前一些总统那样,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听其他国家的警告。现在,得尊重巴西。我们不接受像过去那样的对待。”

  早在今年7月初,作为亚马孙基金最大捐款方,挪威就与博尔索纳罗政府产生了矛盾。6月28日,巴西政府撤消了亚马孙基金的指导委员会和技术委员会,声称是为了对基金管理层进行重组。挪威政府反应强烈,说作为基金最大捐赠方,亚马孙基金管理层的结构重组需要事先得到它同意。德国与挪威站在同一立场,两国威胁要终止对亚马孙基金进行捐款。

  实际上,挪威和德国两国与博尔索纳罗政府的更深层矛盾在于今年5月份后者提出把亚马孙基金的一部分款项用于赔偿在原住民居住地或自然保护区从事农牧业生产的巴西农场主。挪威和德国认为,这无异于变相鼓励砍伐亚马孙森林。

  国际社会,尤其是发达国家,早就对亚马孙地区的大火和博尔索纳罗的纵容不满,8月7日加尔旺遭解职成了导火索。8月10日,德国宣布暂时冻结准备拨给亚马孙基金的3500万欧元捐款。

  亚马孙基金由巴西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银行管理,通过争取国内外捐款,以获取必要的资金,旨在保护亚马孙地区的热带雨林,防止它被滥砍滥伐,对毁林现象进行监控,促进亚马孙地区资源的可持续性开发和利用。

  亚马孙基金设立于2008年,其捐款93%来自挪威,6.2%来自德国,另有0.5%来自巴西石油公司。2008年到2019年,挪威向亚马孙基金捐赠了12亿美元,德国捐赠了约1亿美元。不过,向亚马孙基金捐款是有条件的。巴西方面需要证明在亚马孙地区,二氧化碳气体的排放量确实减少了,亚马孙森林面积减少的现象得到遏止。

  8月10日,接受德国《每日镜报》采访,德国环境部部长斯文娅舒尔策说:“巴西政府在亚马孙的政策使人怀疑旨在持续减少(亚马孙森林)砍伐率的政策是否还在得到贯彻执行。只有当巴西政府的战略变得清晰时,德国才会重新开始与其合作。”

  8月11日,博尔索纳罗回击了德国。接受媒体采访,他说:“投资?它(德国)买不了亚马孙?它不能够以分期付款的方式买下亚马孙。它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这笔钱。巴西不需要它。我已经给出了我的回答。你觉得大国对(维护)巴西的形象感兴趣,还是对控制巴西感兴趣?”

  博尔索纳罗说得很硬气,很解气,但结果却是挪威也效仿德国,于8月14日冻结了对亚马孙基金的3327万美元捐款。

  8月22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发推说:“我们的家在着火。这是按字面意思来说。亚马孙森林——产生我们这个星球20%氧气的肺——在灰烬中。这是个国际危机。”马克龙还提议,8月24日和25日在法国比亚里茨举行的G7峰会应该讨论亚马孙大火问题,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点了赞。

  当天,博尔索纳罗就发推回击:“他想把巴西和其他亚马孙地区国家的一个内部问题变成工具,来为自己获得个人政治利益。谈到亚马孙问题时他危言耸听的声调(他甚至还求助于假照片)对于问题的解决不会有任何帮助。”

  博尔索纳罗还说:“法国总统建议G7峰会在没有该地区国家参与的情况下讨论亚马孙问题,这让人联想起在21世纪已不合时宜的殖民主义思维。”

  马克龙8月22日的推特也确实摆了乌龙。他用的那张照片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洛伦麦金泰尔所摄,而麦金泰尔2003年就已经去世,因此那张照片至少有16年的历史,难怪博尔索纳罗要讥诮他。

  8月23日,法国爱丽舍宫发表声明:“考虑到巴西在最近几周的态度,共和国总统(马克龙)只能证明在大阪(G20)峰会上,博尔索纳罗总统向他撒了谎。博尔索纳罗决定不履行他所做出的气候承诺,也不尊重生物多样性。在这种环境下,法国反对(欧盟)与南共市签订(自由贸易)协议。”

  南共市全称南方共同市场,成立于1991年,成员国有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是世界第4大经济一体化组织。目前,南共市主席国是巴西,主席是博尔索纳罗。经过20年的谈判,南共市与欧盟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谈判终于接近成功。但欧盟与南共市自贸区协议需要欧盟所有成员国都批准。不仅法国,爱尔兰等国也把是否批准这一自贸区协议与亚马孙大火挂了钩。

  对此,博尔索纳罗很气愤。他说:“一位国家元首,比如法国的,形容巴西总统是‘撒谎者’。对于这一立场,我表示遗憾。不是我们(发假照片),(他)出于狂妄,发了上个世纪的照片,来加强对巴西的仇恨。我们的国家是绿色和黄色的,在整个世界心中。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之一的总统,我希望法国人民享有和平与幸福。”

  8月24日,在博尔索纳罗“脸书”账户,在进行留言时,一位粉丝发了马克龙与妻子布丽吉特马克龙以及博尔索纳罗与妻子米谢丽布尔索纳罗的图片。

  图片上写道:“现在你知道马克龙为什么要迫害博尔索纳罗了吗?”那位粉丝还评论道:“是马克龙嫉妒了,这点可以相信。”而对于粉丝的留言,博尔索纳罗则评论道:“伙计,别羞辱他。哈哈哈哈哈哈。”

  妻子布丽吉特比马克龙大24岁,两人是老妻少夫。而米谢丽比博尔索纳罗小27岁,二人是老夫少妻。博尔索纳罗抓住马克龙妻子老这一点开玩笑,遭到法国《巴黎人报》批评,该报认为他尽显大男子主义。

  8月26日,马克龙本人也做出了反应:“这一评论非常不尊重人,巴西女性因她们的总统而感到羞耻。我能说什么?我难过,我难过。但首先,是为他和巴西人难过。我觉得巴西女性……我希望巴西人能马上有一位言行配得上总统身份的总统。”

  对于马克龙的这段话,博尔索纳罗没有回击。他的亲信兼圈中人、巴西教育部长亚伯拉罕魏因特劳布替他做出回应:“(马克龙)只是一个机会主义的无赖,他试图赢得农业游说(集团)的支持,应该用烙铁烙这个白痴。”

  8月25日,七国集团峰会做出决定,为了帮助扑灭亚马孙地区林火,7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捐助2200万美元给巴西。平心而论,7个世界上最富的国家,只掏出区区这点钱,委实不多。对于G7的援助,博尔索内罗起初并不想接受。

  8月27日,博尔索纳罗提出接受G7援助的先决条件,要求马克龙先道歉。他说:“首先,他叫我撒谎者。后来,我收到的信息显示,我们在亚马孙的主权受到威胁。要想与法国交谈或接受它的任何东西,尽管可能是最好的意图,他也得撤回他的那些话。首先,他撤回那些话,然后他提出援助,那样的话我才能回答(接不接受)。”

  8月26日,G7峰会临近结束时,作为东道主的马克龙还提出建议:“如果一个主权国家采取明显违反整个地球利益的措施,是否可以考虑给予亚马孙森林一个国际法规?”马克龙的意思是,国际社会需要制订出一项国际法,来管理亚马孙地区。

  对此,博尔索纳罗做出了回击。“我们不能接受一位总统,马克龙,向亚马孙发出不恰当和免费的攻击。他甚至不掩盖他的打算,他想通过一个G7国家‘联盟’的概念来‘拯救’亚马孙,就好像我们是块殖民地,或者是块无主土地。”

  博尔索纳罗还说:“马克龙许诺富国对亚马孙提供帮助。一个人帮助另一个人,除非后者是个穷人,前者会不图回报吗?谁在盯着亚马逊?他们想要的是什么?”

  巴西部长奥尼克斯洛伦佐尼则反击说:“我们感谢,但这些款项还是用于重新在欧洲植树造林吧。马克龙甚至都没能避免在一个属于人类遗产的教堂(指巴黎圣母院)发生可预测的大火,他却想教我们国家什么东西?!在自己家里和法国殖民地,他还有很多事需要照管。巴西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从没做过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事情,而那或许是法国人马克龙的目的。碰巧,他在国内的不支持率非常高。巴西可以教任何一个国家如何保护原始森林。与此同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原始森林覆盖率高过我们国家。”

  8月27日,博尔索纳罗回应了评论法国第一夫人一事。“那张照片不是我放上去的,是有个人在那里(脸书)发了那张照片,我让他别胡说八道。” 8月28日,博尔索纳罗将那条微博删掉了。

  尽管博尔索纳罗提出巴西接受G7援助的一个先决条件是马克龙道歉,但最后他也不再坚持,巴西政府还是同意接受G7给的2200万美元援助,尽管那少得可怜。

  在遏止亚马孙林火方面,博尔索纳罗政府也采取了切实措施,已经派出4.3万军人到亚马孙地区打击违法烧林者,并派消防队员到该地区扑灭林火。

  首先,以法国为首的欧洲国家已经表示,如果遏止亚马孙林火不力,欧洲国家不会批准欧盟与南共市的自由贸易协定。第二,欧洲国家还威胁说,将要对巴西实行国际经济制裁。第三,法国对外投资的第二大接收国是巴西,得罪了“金主”,后果不堪设想,尽管博尔索纳罗也心知肚明,法国之所以在反对亚马孙林火问题上成了急先锋,是有个人目的的:法国是个农业大国,巴西农场主毁林开荒,农业会更进一步发展,农产品出口会进一步增加,对法国农民的利益会构成巨大威胁。第四,巴西国内对博尔索纳罗的做法也反对,尤其是巴西一些农业大州,它们担心亚马孙大火越燃越旺,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作为制裁,会不再进口巴西的农产品,而巴西一些农业大州,一半上的农产品需要出口。

  博尔索纳罗事事学特朗普,特朗普在亚马孙林火问题上也是唯一一位夸赞了博尔索纳罗的发达国家元首,说他在保护亚马孙问题上“工作得很努力”,美国会“全力支持”巴西。但事实上,“热带特朗普”不是特朗普本尊,巴西也不是美国,美国可以抛开欧洲单干、胡干,但巴西没有那个底气,更没有那个实力,真惹恼了欧洲,那可不是玩的。博尔索纳罗也明白这一点。因此,人在屋檐下,他该低头还是要低头的。

  博尔索纳罗说:“马克龙所讲的非事实之所以使得很多人相信,是因为他是,我是中。我要把这件事给你们(记者们)讲清楚。”

  但实际上,在法国,马克龙被认为是中派,而在巴西,博尔索纳罗被认为是。《圣保罗页报》记者追问,马克龙是不是像法国人所认为的那样是?博尔索纳罗回答说:“对你来说是,对我来说不是。因为他的言行,我觉得他是。”

  博尔索纳罗接着批评马克龙道:“在我看来,马克龙总统先生是想抓住机会,在全世界面前获利,显示他是一个唯一的、特殊的人,关心对环境的保护。”

  对于G7给的2200万美元,博尔索纳罗觉得少。他说:“当你们看巴西的体量时——它是世界第8大经济体——,就好像2000万美元是我们的价格。巴西是无价的。对我们来说,2000万美元或2万亿美元是一回事。”

  亚马孙森林主要位于巴西,作为主权国家,巴西享有对亚马孙森林的开发权。但就像许多有环保意识的巴西人所承认的那样,亚马孙森林不仅属于巴西,也属于全人类,是全人类的珍贵环境遗产。

  位于巴西,亚马孙森林是巴西的“私产”。对全球减少二氧化碳和温室气体、对保护地球物种多样性至关重要,亚马孙又是全世界的“公产”。作为“私产”,巴西和巴西政府是直接看护人和管理人,也是直接开发利用人。作为“公产”,国际社会也有责任和义务监督亚马孙不受到野蛮毁坏。“私”与“公”的矛盾,就是亚马孙林火引发一场国际危机的原因所在。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口有两亿,巴西肯定也想求生存,求发展,这是无可厚非的。但博尔索纳罗错就错在纵容和唆使巴西农场主毁林开荒,以扩大耕地和牧场面积。不破坏亚马孙森林,巴西就不能生存和发展?也有巴西农业界有识人士指出,以巴西现有的耕地和草场面积,巴西够混了,不需要毁坏亚马孙森林。

  至于西方,在亚马孙林火问题上也出了丑。尽管已经进入21世纪,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发达国家,在全球问题上还是颐指气使,指手画脚,盛气凌人。就算巴西做错了事,你那样的态度,它也难以接受。

  在亚马孙地区烧林开荒的主力军不是巴西普通民众,而是农场主。他们毁林开荒,扩大耕地和牧场面积,增加农牧产品产量,但两亿人的巴西是消化不了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农产品是出口给欧洲国家的。也就是说,巴西农场主烧林开荒,生产农牧产品,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养活欧洲人。

  2000年至2017年,亚马孙森林减少了40万平方公里,比一个德国的国土面积还大。但与此同时,在1990年至2015年间,欧洲所种植新增的森林面积为9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葡萄牙的面积。而法国的森林面积增加了7%,它的森林覆盖率达到31%,成为排在瑞典、芬兰和西班牙之后森林覆盖率第4高的欧盟国家。

  也就是说,通过从巴西等国家进口农产品,欧洲国家就可以少开垦农业用地,增加森林覆盖率,使自己的环境变得更好。与此同时,为了养活欧洲人,也为了自己生存和发展,巴西等国家就得拼命发展农业,有些见利忘义的农场主会非法烧林,以增大耕地面积。

  巴西可不可不卖给欧洲人农产品?是不行的。因为在不公平的国际分工体系下,欧美等发达国家控制了最高端、附加值最大、污染最小的行业,把污染重、劳动密集型的工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并让发展国家为它们生产粮食。如果你不接受这种国际产业分工也可以,那你就得饿死或没有发展,因为高科技、尖端产品都控制在发达国家手里。它们的东西卖得贵,更值钱,而发展中国家的东西卖得便宜,不值钱。

  既然又要让巴西生产农产品养活自己,又要让它为全球保护好亚马孙地区,发达国家就应该帮助巴西发展。一方面,可以提供资金和高端技术,在不损害巴西环境和自然资源的基础上,提高巴西农业的生产效率和产量。另一方面,在保护亚马孙方面,西方国家也应该慷慨解囊,别再那么扣门儿,别再附加那么多条件。

  地球是个大家园,所有人都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它。保护亚马孙,不仅是巴西的责任义务,不仅是发达国家的义务,全世界的人都有责任和义务。

  博尔索纳罗说话口无遮拦,但他有的线日,博尔索纳罗对一位巴西记者说:“只有当你少吃一点时。你跟我讲环境污染。只有当你隔一天才拉一次屎时,我们的生活也才会改善。现在,当我说这话的时候,世界人口以每年7000万人的速度增长,需要推行计生政策。不是控制人口出生,不是。”

  为了保护环境,一方面需要控制人口增长,一方面全世界的人都要有环保和节俭意识,少消耗,少浪费,地球的环境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我们的生存环境才能更好些。